返回

耽美

首页

抢妻

作者:辛西亚

更新时间:

头一遭动心,使了下九流计策将人掳回, 苏子青才发现抢来新娘居、然、是、男、?! 可木已成舟,他索性不顾一切,死缠烂打追求。 而身怀秘密上官律,不过伪装失忆以求自保, 岂知这该死登徒子不仅吃尽豆腐, 还谎称青梅竹马,从此成了甩不掉牛皮糖! 然当冰封的情渐渐消融,当拉锯的心慢慢靠近, 这段抢来的情缘又该如何圆满? ...

纵情之敛眉[出书版]

作者:困倚危楼

更新时间:

没错,他林跃就是武林中常见的奸细! 千方百计地混进这魔教中来,又委屈自己假扮扫地小厮, 为的就是打听他爹的下落。 可惜他在这里扫了半个月的地,却连地牢的影子都没寻到。 难道是被囚禁在传说中的魔教禁地吗? 他带着扫帚偷偷潜进,没想到却在禁地里, 对一个美人——而且还是一个男人,一见钟情! 林跃怎么想,都觉得对方肯定是魔教教主的男宠, 见他郁郁寡欢,更是升起一股想要将他救出去的热血! 哪里知道事情不是年轻人想得那么简单,他以为自己最大的秘密, 就是出身武林世家的奸细身分,谁知,对方却有着比他更惊人的秘密…… ...

断情结+续:老树开花

作者:十世

更新时间:

北堂傲,四天门的北门门主,明国贵族,世袭北堂王封号。他冷艳如雪,却身怀绝世神功。 言非离,北门的将军,当年为替恩人报仇,巧遇北堂傲之后,被他折服而归顺北门。 八年的时间,言非离对北堂傲的感觉,从当初神祗般的崇拜,逐渐转成贪心的爱慕。 鬼林事件后,言非离发现自己怀了身孕,原来自己竟是「摩耶民族」后代。 不可告人的孩子一出生,便被北堂傲送走,开启了两人之间的纠葛。 究竟这情结,该如何了断? 从死门关回来之后,北堂傲不再坚持那可有可无的骄傲,只想好好呵护跟随他多年的珍宝。 为了解除迷陀仙之毒,北堂拋下边境之约,带着言非离前往解毒温泉……三天的独处甜蜜而幸福。 回到北门后,言非离见到出生便离怀的孩儿,兴奋不已,然而美好时光却被打断, 在林嫣嫣的逼问与计谋下,言非离被赶出了北门,两人感情再度受挫。 然而他二人,此生真的不再相见了吗? 续篇:《老树开花》 2个人隐居后,年近不惑的非离又有身孕了,和北堂傲一起等待孩子出生的曰子…… 2个人隐居后的曰子还是过的很不错的哦,比较的轻松。 ...

王爷有难[出书版]

作者:春色

更新时间:

他是瑞王庄子尧,圣上最宠爱的弟弟。 长相俊美,身分尊贵,就爱寻那风花雪月之事, 接下代天巡狩的任务,一路却是拈花惹草,艳遇不断。 这会看上个才貌双全的美男戏子,没想到首次尝到吃瘪的滋味, 原来人家有个来头不小的正主儿──齐王! 只是,这家伙太过分了,人不给就算了,还三番两次让他丢脸面。 更糟的是,他似乎和他的「屁股」过不去,不仅追着他打板子, 还做出了令人脸红心跳的「龌龊事」…… 他是齐王赵澜,战功彪炳,声名显赫; 性情寡淡,不苟言笑,是个人人敬畏的鬼见愁。 一向门可罗雀,如今门槛却快被瑞王一个人踩烂, 唉!这京城来的小霸王就不能乖一点吗? 本来也不打算计较他的小恶小霸, 没想到他为达目的,竟是胆大包天的……下春药!! 既然如此,他会让他为这不良行为付出代价, ──他就负责当他的「灭火器」吧! ...

基情艳照门

作者:逆水寒一

更新时间:

现代娱乐圈 拍摄强迫症微博控x被艳照坑了的倒霉孩子 选秀男歌手之间的jq he ...

叔,买一赠一

作者:冰镇银耳

更新时间:

一场阴谋,一次刻意的推波助澜。丁家的家破人亡,叶家突然出现的两个继承人被推向台面。 你说,叶家的那两个双胞胎三观不正? 叶家小叔可能会在喝下最后一口茶之后,微微一笑,指腹摩擦着杯面,这样告诉你:“我宠的,怎么着?” 当初得到双子时,叶云的想法很简单。他只想抚养他们长大,然后挑选一个最优秀的作为叶家的继承人。却不想这侄子养着养着就成了童养媳。 当看着长大的两个男孩爬上他的床,一左一右霸占在他的身边。 叶云听见双胞胎这样说的:“叔,买一赠一。” ...

繁华落尽

作者:荧夜

更新时间:

☆、繁华落尽一 民国文 作者历史废 一切背景人物皆为虚构 楔子、 天色微白。 徐景同睁开眼,瞧见了熟悉的景象。 一旁的男人发出了平稳的鼾声,显然还在熟睡,但一只胳膊一条大腿都搭在他身上,用一种似乎想勒死人的姿势搂抱著他,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西洋钟,轻声唤道:「少帅?少帅……该起了……」 身旁的男人发出几声意味不明的声音,过了一会,对方终於睁开了眼,松开了手脚,徐景同赶紧轻手轻脚下床,随便披了件衬衣,端了下人备好的热水盆过来,拿著毛巾,小心翼翼地为对方擦脸。 「景同。」对方嗓音有些哑,随後坐起身,掀开被褥露出赤裸的下身,尽管昨夜已经宣泄过数次,那挺立的物事依旧显得十分狰狞。 ...

捡来的男人

作者:一只西瓜大又圆

更新时间:

也不知该说他倒霉,还是运气,大冷天的救下一个满脸血渍的拿枪男人,却意外地获得了一条“忠犬”? 或许是被迫,或许是那该死的一闪而过的心软,总之,罗小川救下了这个来历不明还失了忆的落魄男人。 可是接下来要怎么办?男人的真正身份究竟是……? 哎嘛…就不该写文案orz大家将就着看吧… 黑道腹黑(渣)攻X吊儿郎当(心软)混混受,强强吧~ 肉是有的,爱也是有的,虐和渣和狗血一样不能少!XDD ...

足下的恋人

作者:易修罗

更新时间:

本文雷点无数,极易引起读者生理心理上的不适, 请务必确认好以下内容能够接受后再阅读: 主奴文; 主攻文; 渣攻,攻作风混乱,床伴云集,不虐攻; 贱受,受三观不正,心理变态,不虐受; 受精神受虐狂,恋足癖,恋足恋物部分不拉灯,不模糊,不萌化; 节操下限丧失,三观崩坏严重,以变态之逻辑,逆耽美之大道; H描写同志向; 受包养攻; 没有爱。 作者以有限的写作水平,力求真实、全面、专业、立体地描写一位恋足癖者的心理及行为。虽然未必做得到,但写作态度绝对是端正的,所以也不接受“这个作者没东西写为博眼球猎奇报社”这种抨击。写文是作者的权利,看否是读者的权利,如果你不能接受,请不要看,作者不求点击率。不管你想把这篇文弄到哪里去,请不要删掉文前的排雷声明。 正文在下方,叉在右上角,鼠标在你手中。 文案: 完美的外表、出众的头脑、显赫的家世…… 他是上帝创造出得最完美的人,所以魔鬼赋予了他最阴暗的秘密。 一部没有爱情的爱情小说,一个性倒错者的畸形信仰。 从校园到职场,从**到灵魂,从误会到理解,从主奴到恋人,历经十年纠缠,直至相伴一生。 “过来。” 凌道羲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过去,祁东又道,“跪下。” 他顺从地跪在他面前,祁东手掌一摊,“手。” 他将右手搭上对方掌心,祁东摇摇头,“另一只。” 他又换了一只手,只见祁东从口袋里摸出一枚戒指,慢慢为他戴上。 凌道羲看了眼无名指上的戒指,又抬眼望着祁东,抿嘴道,“您这是在求婚么?” “你说呢?”祁东反问。 凌道羲笑意更深,“通常不应该是求婚的人跪着吗?” 祁东身体前倾,勾起嘴角,“那种事情,这辈子你就不要想了……” ...

Heaven & Hell

作者:狐狸

更新时间:

短篇集,内含: 1.监狱里的事,还有以后 2.天堂 3.启示之匣 4.疯狂的房子 5.无人受伤 除1和2之外,其余为新作 Rea画的封面太美好,我本来指望能拖稿到十二月份呢,但……显然它是不可能了…… 它最初的预定字数应该是在十万字左右,然后我一路爆下来,显然已经15W+了,我只希望不要爆到16W+…… 里面还收了另外三篇,一篇现代奇幻,一篇科幻,还有篇……言情! 科幻那篇叫《疯狂的房子》,第一人称,但“我”不是主角,是一个特工在说一个他认识的很牛X的科学家的事,虽然疑似有点黄暴,但是不算有H~这篇最初的灵感是,“你说他被他的房子强X了!?”…… 都市奇幻那个是两个故事交叉进行的,我也不知道它……它为什么要是那个样子…… 大概是两个倒霉的猎魔人无意中找到一个能改变命运的匣子,随口说起要真能改变命运,一个要去当有钱人啥也不干,另一个说要回去上名牌大学然后当议员,然后下一段就是一个正在清点古董的有钱人正和另一个金光闪闪的议员讨论去哪吃饭……再下一段又回到之前两个猎魔人认识时的事,然后故事交错下来……orz|||我为什么要写这个东西呢,它想表达什么呢||||| 第三个故事它终于是言情了! 虽然写到中间时攻受我完全凌乱了,不过好歹最后算是定下来……了吧…… 这个……文案要怎么概括呢,怎么概括都好像很无聊和白烂||||| 咳,这是一个老大的手下和被他抓回来和谐的另一个倒霉鬼的故事,不过这只是故事开头一部分,老大的手下(目测应该是小攻?)后来付了很大的代价帮另一个人离开,他俩当时甚至不算很熟,他只是觉得对方(还是他高中同学)是个很优秀的人,应该过更好的生活。 大部分故事发生在若干年后,这个被虐待的人已经成了一个超级有钱有势的人,但是精神有严重的问题,而另一个人则废了一只手(只能拿起杯子什么的),一只腿也有点瘸,总之一身伤痕,呆在监狱里。然后有钱人(小受?)去监狱找他,告诉他老大已经死了,他这一刻应该因为袭警被正常击毙了,一想到他活着我就精神紧张。我会你弄出监狱,你先住在我家……然后发生的事。 我还没写完,这个应该有……点……肉吧…… 这都是什么凌乱的文案啊,我果然是毫无文案天赋的,连话都说不利索。 不过故事大概就是这三只,哭着爬走,继续赶稿去了。 ...

Heaven & Hell

作者:狐狸

更新时间:

短篇集,内含: 1.监狱里的事,还有以后 2.天堂 3.启示之匣 4.疯狂的房子 5.无人受伤 除1和2之外,其余为新作 Rea画的封面太美好,我本来指望能拖稿到十二月份呢,但……显然它是不可能了…… 它最初的预定字数应该是在十万字左右,然后我一路爆下来,显然已经15W+了,我只希望不要爆到16W+…… 里面还收了另外三篇,一篇现代奇幻,一篇科幻,还有篇……言情! 科幻那篇叫《疯狂的房子》,第一人称,但“我”不是主角,是一个特工在说一个他认识的很牛X的科学家的事,虽然疑似有点黄暴,但是不算有H~这篇最初的灵感是,“你说他被他的房子强X了!?”…… 都市奇幻那个是两个故事交叉进行的,我也不知道它……它为什么要是那个样子…… 大概是两个倒霉的猎魔人无意中找到一个能改变命运的匣子,随口说起要真能改变命运,一个要去当有钱人啥也不干,另一个说要回去上名牌大学然后当议员,然后下一段就是一个正在清点古董的有钱人正和另一个金光闪闪的议员讨论去哪吃饭……再下一段又回到之前两个猎魔人认识时的事,然后故事交错下来……orz|||我为什么要写这个东西呢,它想表达什么呢||||| 第三个故事它终于是言情了! 虽然写到中间时攻受我完全凌乱了,不过好歹最后算是定下来……了吧…… 这个……文案要怎么概括呢,怎么概括都好像很无聊和白烂||||| 咳,这是一个老大的手下和被他抓回来和谐的另一个倒霉鬼的故事,不过这只是故事开头一部分,老大的手下(目测应该是小攻?)后来付了很大的代价帮另一个人离开,他俩当时甚至不算很熟,他只是觉得对方(还是他高中同学)是个很优秀的人,应该过更好的生活。 大部分故事发生在若干年后,这个被虐待的人已经成了一个超级有钱有势的人,但是精神有严重的问题,而另一个人则废了一只手(只能拿起杯子什么的),一只腿也有点瘸,总之一身伤痕,呆在监狱里。然后有钱人(小受?)去监狱找他,告诉他老大已经死了,他这一刻应该因为袭警被正常击毙了,一想到他活着我就精神紧张。我会你弄出监狱,你先住在我家……然后发生的事。 我还没写完,这个应该有……点……肉吧…… 这都是什么凌乱的文案啊,我果然是毫无文案天赋的,连话都说不利索。 不过故事大概就是这三只,哭着爬走,继续赶稿去了。 ...

无乐不做

作者:天堂的欢愉

更新时间:

《无乐不做·上》 封底文案: 顾一笑只想过他独来独往的大学生活, 没想到却被号称「老大」的邋遢学长缠上。 尽管顾一笑冷漠高傲, 蔚来仍一眼就看上了这个美人学弟, 义无反顾决定拯救孤僻的失足青年! 双方你追我赶、交互攻防, 顾一笑终究被蔚来的温柔直率打动。 然而在蔚来露出掩藏已久的神秘真容後, 这份好不容易得来的「兄弟情谊」, 似乎开始朝著奇怪的方向发展? 封底文字: 顾一笑突然凑近,一把掀起了挡在蔚来眼前的浏海。「原来你的眉毛和眼睛长这个样子啊……」 美人忽然露出难得的笑容,可蔚来越看越觉得不对头。 「你……你干嘛?什麽意思?」大概太久没露过眼睛,蔚来不适应地连忙拿掉顾一笑的手,放下浏海。 「我觉得你还是露脸比较好。」顾一笑忽然对蔚来的原貌很感兴趣。「呵呵,你该不会怕自己长得太嫩,被人欺负吧?」 如果剪掉一头乱发、剃掉不合年龄的胡子,眼前的人会变成什麽样? 「放屁!」蔚来一声大吼,接著尴尬地缩缩脖子,压低声音。「我靠的是气质,不是脸。就算我把毛都剃光了,老大还是老大!」 《无乐不做·下》 封底文案: 冲动果然是魔鬼! 脑袋一热答应和顾一笑交流床上功夫, 蔚来没想到在下面的那个竟然是自己, 治愈冰山面瘫的代价,原来得要用肉体来换! 总算把美食吃到口的顾一笑心满意足, 开始著手帮助蔚来顺利毕业。 然而个人的心魔终究要自己跨越, 除了在旁温柔守候, 蛇蝎学弟决定让傻狗学长好好体会── 「乐」,都是「做」出来的! 封底文字: 看著纷纷从教学楼走出的同学,美人忽然揽过蔚来,鼻尖蹭著他的耳朵低声道:「以後你的就是我的。」 耳朵一麻,蔚来推开美人。「抢劫啊你。」 「当然,我的也是你的。」 看著顾一笑迷人的笑颜,老大怔了怔。「呕……肉麻。我大人大量,不和你抢。」 美人耸了耸肩,无所谓的态度说出的话却暗藏杀机。「反正以後你小心点,除了我以外你身边要是还敢有别人,不管男的女的,我都跟你抢定了。」 「……」英雄的面部突然有点不受控制地开始痉挛,没见过这麽不讲理的。 「呵呵,不闹了。」顾一笑紧紧握住蔚来伸过来报复的手,忽然目光柔和地注视起他的双眼,一本正经道:「说真的,和我一起毕业吧。」 ...

Heaven & Hell

作者:狐狸

更新时间:

短篇集,内含: 1.监狱里的事,还有以后 2.天堂 3.启示之匣 4.疯狂的房子 5.无人受伤 除1和2之外,其余为新作 Rea画的封面太美好,我本来指望能拖稿到十二月份呢,但……显然它是不可能了…… 它最初的预定字数应该是在十万字左右,然后我一路爆下来,显然已经15W+了,我只希望不要爆到16W+…… 里面还收了另外三篇,一篇现代奇幻,一篇科幻,还有篇……言情! 科幻那篇叫《疯狂的房子》,第一人称,但“我”不是主角,是一个特工在说一个他认识的很牛X的科学家的事,虽然疑似有点黄暴,但是不算有H~这篇最初的灵感是,“你说他被他的房子强X了!?”…… 都市奇幻那个是两个故事交叉进行的,我也不知道它……它为什么要是那个样子…… 大概是两个倒霉的猎魔人无意中找到一个能改变命运的匣子,随口说起要真能改变命运,一个要去当有钱人啥也不干,另一个说要回去上名牌大学然后当议员,然后下一段就是一个正在清点古董的有钱人正和另一个金光闪闪的议员讨论去哪吃饭……再下一段又回到之前两个猎魔人认识时的事,然后故事交错下来……orz|||我为什么要写这个东西呢,它想表达什么呢||||| 第三个故事它终于是言情了! 虽然写到中间时攻受我完全凌乱了,不过好歹最后算是定下来……了吧…… 这个……文案要怎么概括呢,怎么概括都好像很无聊和白烂||||| 咳,这是一个老大的手下和被他抓回来和谐的另一个倒霉鬼的故事,不过这只是故事开头一部分,老大的手下(目测应该是小攻?)后来付了很大的代价帮另一个人离开,他俩当时甚至不算很熟,他只是觉得对方(还是他高中同学)是个很优秀的人,应该过更好的生活。 大部分故事发生在若干年后,这个被虐待的人已经成了一个超级有钱有势的人,但是精神有严重的问题,而另一个人则废了一只手(只能拿起杯子什么的),一只腿也有点瘸,总之一身伤痕,呆在监狱里。然后有钱人(小受?)去监狱找他,告诉他老大已经死了,他这一刻应该因为袭警被正常击毙了,一想到他活着我就精神紧张。我会你弄出监狱,你先住在我家……然后发生的事。 我还没写完,这个应该有……点……肉吧…… 这都是什么凌乱的文案啊,我果然是毫无文案天赋的,连话都说不利索。 不过故事大概就是这三只,哭着爬走,继续赶稿去了。 ...

专属医生

作者:落瞳

更新时间:

没有想到,只是一时的不舒服,就被一点一点的从医院照顾到了家庭生活。 没有想到,从没有交过女朋友的他能够接受一个男人,而且还为了他能够…… 虔诚的跪在对方脚下,只为了能够成为他眼中的唯一。 “辰,只要你喜欢,我就是你的”无论是亲吻还是皮鞭,床上还是桌下。 “毅,谢谢你”有你一天,就是幸福。 不需要言语,平时的一个眼神,就知道何处是幸福。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一起走过地久天长。 ...

如歌的行板

作者:柳满坡

更新时间:

七年前,一个是鬼才制作,一个是大牌新人; 七年后,一个双耳失聪,一个身败名裂 因为父亲的关系,杜梨知是圈里谁都得罪不起的大爷,一夜之间却被丑闻毁了如日中天的事业和自尊; 从小学习古典乐的鬼才制作人温寅在捧出无数天王天后之后,却陷于一场恶疾而失去了听力。 同时深陷低谷的两人,如何从互不顺眼慢慢到相互扶持再到共同生活。 (以上是一向文不对题的挤牙膏版文案) 一句话文案版:反正就是一个中二渣受遇上双耳失聪的小攻,错估了对方的战斗力,最后被调教压倒成忠犬人妻受的故事~ 这是温馨文啊啊啊啊 一点也不虐啊啊啊 我不写虐文的啊啊啊 不要被文案骗到啊啊啊~ ...

缠斗

作者:domoto1987

更新时间:

强强文,无良警官攻x军火贩子受 军火贩子Alex第一次见到Ken时, 以为这名外表英俊的小警察是一只温良无害的绵羊。 此后,为了追寻传说中能开启某宝藏的“沙漠之匙”, 二人于边陲惠镇再次相遇。 当狡猾好色的“八脚蜘蛛”Alex被看似阳光正直的Ken推倒在茫茫沙漠。 他才发现对方并非柔弱的羊羔,而是一只披著羊皮的恶狼。 在无关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在狼与蜘蛛的终极对决里。 他们的命运,早已被一把钥匙开启。 ...

长兄在上

作者:许小悠

更新时间:

哥哥。 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 养成,年上,伪兄弟。 试阅: 第一章林少予 “妈妈,爸爸,坐。” 还是孩童稚嫩的声音带着客气在宽大华丽的客厅响起。 白玉兰抱着怀中的婴儿,有些尴尬的看着自己的大儿子,林沐阳在一旁更是不知如何开口。 快七年了,这孩子一直在本家大宅长大,他们做父母的与孩子相见更是用指头都能数的过来,现在一见竟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少予啊,跟去年相比长高了不少么,过来让妈妈看看!” 林沐阳不吭声,白玉兰叹口气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可是林少予这孩子非常不给面子的淡淡一笑,没错,是淡淡一笑。他说:“妈妈,您大抵是看错了吧,我从去年到上星期体检,不过只长了一厘米罢了。” 白玉兰被儿子毫不留情的呛了一声,默默垂下头,不吭声了。 林沐阳只能堆起笑脸:“少予啊,是爸妈对你平常太不关心了,该罚!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只管开口,爸妈一定补偿你!” 林少予眼帘低垂,有些好笑,他本就较一般孩子心智成熟,此刻听了父亲的话,也不是委屈……而是从心底生出了些许悲意。 补偿么? 林少予轻笑。他在想—— 到是不知,这七年两千多日夜你们该如何补偿我在看着别人家孩子在父母怀里撒娇,而我的不甘么? 有父有母,却胜似茕茕。 林少予抬头,直直的盯着父母:“父亲和母亲这次回来,是有何事呢?” 他不想说出自己的委屈,也深觉没什么好说,于是直白的开口问道。 林沐阳一怔,白玉兰却觉得儿子既然自己开口问了,便等于给了一个台阶,于是她不带犹豫的顺着台阶下了。 “少予啊,你看,这是少峰!” 献宝似的,白玉兰把手中的小婴儿递了过去,林少予眼神粗略扫过,身子都不带前倾,显然是不感兴趣。 ...

爱情永远都正确

作者:路小六

更新时间:

周景深用手把他圈在怀里,只觉得他太瘦了,怀抱还不够充实,便用了力,又拉紧了几分。 他也不说话,侧身卧着,头放在景深的颈窝处,手搭到周景深的后背去,却不怎么用力。 两人都默着不说话。 房间里拉着窗帘,感觉不到白天黑夜。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哑着声音开口了。 景深,我们就到这吧。太难了。 周景深身体一僵,却也答不出话来,只喃喃道,再抱一会吧,再抱一会。 说明: 此文为了亲爱的基友同学所写,全凭此人口味。 ...

孕夫二嫁

作者:袁若寒

更新时间:

星骓的第一次婚姻只持续了半年,那个人留给他的除了满身疲惫和绝望,就只有被所有人当成负担,尚在腹中的双胞胎。为了保住骨肉,他逃了,却因为经济压力不得不选择胚胎冷冻术,只产下其中一个孩子,并将其带大。 七年后,意外导致第二个胚胎开始生长,星骓在全然不知的情况下再次成为孕夫。为了给两个孩子更好的生活,他开始物色合适的继父人选。然而挑来选去,他最中意的,竟然是儿子捡回来的那个满脸是烧伤的哑巴流浪汉。 温润坚强受X死心塌地忠犬攻,身心1V1。温馨种田文,无虐,有山有水有田地,有强大体贴的老公,有萌死人的包子,日子其乐融融。 ...

奴隶不说爱

作者:第六

更新时间:

顾风因为自身性冷感才走进了调教师这个行当,原本以为借助这种方式能让自己对“性”感兴趣,却没想到反而因为常常接触各种身体和性爱,而愈加冷淡了。 楚毅,跨国企业集团董事长兼执行总裁,身价上亿。 一次阴谋,让他遇到他。并不美好的初遇让楚毅错过了争取所爱的机会,当他再回首,顾风的身边却已有了专属的宠物:凌嗀,一个哪怕只要有人可以给他一点关爱,就愿意付出自己一切的孩子。 留下?离开?楚毅该如何选择?? ...
1/1533